现在时间是:
None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史志宣传>> 史志宣传>> 文章列表

战地黄花分外香

作者:郑立松   发布时间:2018-04-12 11:13:49   浏览次数:544

   安庆黄梅戏人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

 

  抗日战争的胜利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胜利,安庆人民也包括安庆老一辈黄梅戏人都为这一伟大胜利做出了贡献,老一辈黄梅戏人坚持战时演出,为避难的老百姓鼓气;坚持编写和演出爱国题材的戏剧,以自己的独特方式加入抗战行列,有的甚至还献出了生命。

  安庆于1938年农历5月15日落入日军魔掌,众多安庆民众逃往周边的潜山、太湖、望江、宿松、桐城和怀宁等县偏僻地方隐藏,安庆黄梅戏演员丁永泉、潘泽海全家老小和柯建秋、王剑峰、王鑫华等十几个人逃到怀宁江家嘴(现江镇)陈家店铺,住在陈汪记家,前后有两年。当时潘泽海之女潘璟琍还在襁褓中,丁永泉女儿丁翠霞刚生下女儿丁俊美(潘璟琍和丁俊美后来都成了著名黄梅戏演员)。虽然生活十分艰难,当地村民仍在树林里搭起草台,让这些演员组成的临时班子每天下午唱一场戏,村民们没有钱,只能给演员们送点瓜果、蔬菜、粮食等作为酬劳,他们十分感激,大家一起共度时艰。1940年春,张光友(人称“托天转”)邀集怀宁黄墩的名演员郑绍周(战后当过严凤英的老师),加上桂椿柏、桂月娥与潘犹芝等共十多人来到戏剧之乡石牌,在艰苦的条件下开戏院坚持演出。战争虽然残酷,但黄梅戏之花仍在硝烟中怒放。

  1939年,大批难民逃到潜山、怀宁、桐城三县交界处的桐城青草塥,这里有“戏窝”之称,此时成了“后方”,当地药房老板郎克明等在镇里建造了一家可容600余人看戏的简易剧场,在此驻扎的国民党176师(即潜山野人寨抗日阵亡将士所在部队)105团团长穆天纵口衔毛笔亲书“抗建剧团”四字,以示支持。安庆曹老二班,怀宁“金全福”,桐城“双喜班”轮番到此演出,还有其他戏班也在这里演出抗日剧《三江好》等,鼓舞了抗日军民士气。

  1941年,太湖县也由县长龙武功发起办了一个抗建黄梅剧团,演出有关抗战爱国的戏,艺人曹振祥担任业务副团长,负责演出剧目选择和后台管理,团长周德乾与副团长曹振亚合作的新戏《嫁谁好》连演数十场,还演遍太湖各乡镇,反响很大。

  剧目内容最能反映演出者的情怀,从当时演出的抗战剧目看,可以强烈感受到安庆黄梅戏人的拳拳爱国之心。这些剧目主要有:一是现代黄梅小戏《姑劝嫂》,系当时一些爱国艺人集体创作。黄梅戏传统剧目中有一出《何氏劝姑》,内容为何氏嫂子劝小姑出嫁后如何立身处世,当家理事,生活气息浓厚,在观众中享有盛誉。“七七事变”后,艺人们便把此剧改编为小姑劝嫂嫂:嫂嫂因前线战斗残酷和家庭困难,对其夫离家从军顾虑重重,经小姑历数国土沦丧、国难深重的现实,以及敌人的种种暴行,晓以卫国保家大义,情真意挚,终于激起嫂嫂义愤,毅然支持丈夫慷慨从戎,奔赴抗日前线。此剧一经上演,立即在各阶层广大观众中激起强烈共鸣,大江南北各有关戏曲班社争相排演,对当时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运动,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。二是《嫁谁好》,由太湖县抗建剧团团长周德乾、副团长曹振亚创作的大型黄梅戏现代戏,内容反映在抗战时期,爱国青年李文龙与财主张大年之女张香玉相恋,订下婚约。文龙为了抗日救国,毅然奔向抗日前线,香玉父趁此机会逼迫她改嫁家乡富少王少山,香玉誓死不从,在母亲马氏支持下逃出家门,到前线军营中去寻找文龙,此时李文龙抗战有功,当上了陆军上校团长,带着香玉回到家乡,要求与香玉成婚,张大年随即将女儿嫁给抗日功臣而退去了与王少山的婚约。此剧在抗日军民中产生极大反响。三是《难民自叹》,由贵池县茅坦村人杜含芳编剧,描写一对青年男女在战火纷飞中的流浪生活,控诉了日军的暴行及难民的境遇。全剧共分十二段唱腔,自1938年7月至1939年6月每月一段,连续演唱,唱词通俗流畅,感情真挚动人。

  《难民自叹》之所以能真实地反映战时百姓生活,是来自编剧杜含芳的切身经历。杜含芳以教馆为业,1938年10月,日军侵占贵池,不久茅坦沦陷。同年11月,杜含芳携家人到青阳县老屋章避难,目睹大批难民流离失所,生活无着,身为茅坦村联保主任的杜含芳,多次到贵池一处叫百安的地方找国民党县政府要求救济,同时奋笔疾书编写了黄梅戏小戏《难民自叹》。1939年底,国民党川军唐式遵部在乌岐山口搭台唱戏,杜含芳亲自登台演唱《难民自叹》,情真意切,引起广大军民的强烈共鸣。此后,此剧为许多民间职业班社所搬演,并流传于贵池、青阳、石台、潜山、岳西、太湖、枞阳等地,影响很大,引起驻皖日军惊恐,不仅下令禁演,还对民间班社严加盘查和迫害。如1941年桂椿柏班在贵池演唱黄梅戏,日军为追问《难民自叹》一事,抓住艺人丁翠霞,以军刀相逼;将艺人方志贤衣服扒去,令其跪在跳板上审问;把艺人方志友拖至杀人坑旁威胁逼供。

  1943年初,日军获知杜含芳住在茅坦村(因该剧唱词中有“表我家住在贵池茅坦”一句),要去抓他,知情人通风报信,叫他外出躲避,杜含芳说:“我不能走,如果我一走,必定祸及全村,要抓要杀,我一人扛着。”是年农历2月28日拂晓,驻贵池日军小队长武田正雄率兵,由汉奸朱德明带路包围了茅坦,将杜含芳及41名村民押走。一个月后,这些村民全部被日军活埋于贵池东门外三阳墩。杜含芳时年46岁,其子杜向明为表示哀悼,曾请当地一位先生写下一副挽联:

 

  吾父最堪悲,三十日受尽冤情,试问杀身为底事?

  儿辈空抱恨,四六年耗干心血,欲求奉养更何时。

 

  (作者系安徽省黄梅戏剧团首任秘书、安庆黄梅戏研究所原所长)









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
评论名字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验证字码: 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