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时间是:
None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史志学习>> 史志学习>> 文章列表

“天山渔者”王大枢的遣戍生涯与诗文创作

作者:吴华峰 周燕玲   发布时间:2019-07-29 08:29:46   浏览次数:324

 

乾嘉时期的伊犁,来自五湖四海的遣戍者在此地构成了若干文人集群,成为这个边陲重镇的重要文化景观,其中,安徽太湖县举人王大枢的遣戍生涯和相关著述,为今人了解这个特殊历史时代的特殊群体,提供了一个佳例。

王大枢 (1732 1816),字澹明,因家乡有白沙河而自号 “白沙”。至新疆 “屏迹伊犁北山空谷中”,因号 “空谷子”。晚年遇赦还乡后,又号 “天山渔者”、“天山老人”。他以博学多才、能诗善文成为乾嘉之际伊犁遣戍文人之职帜。略与他同时的舒其绍有诗云:“博雅群推王白沙,一生书里度年华”,并赞其 “学问渊深,研究经史,诸达官争延致为子弟师”。甚至连时任伊犁将军的保宁也 “时宛辔必加存问,逢节必遣人下赐”,可见时人对王大枢文学地位的认可。

 

一、王大枢的 《西征录》及其遣戍生活

 

作为一个四十岁中举的普通文士,王大枢正史无传。他的生平主要保存在同治 《太湖县志》中。据知,其 “少孤力学,筑室司空山下。购书万卷,朝夕寝馈其中,熟读精思,贯穿今古”。因饱学多才而名闻乡梓。志又载,其为 “乾隆辛卯举人,拣选知县。将铨部会,以公事戍伊犁”。

关于王大枢遣戍新疆的缘由,有一种说法是他反对以朝廷名义摊派杂税,得罪治事者遭贬。此说未知可信与否。白沙自己对此从未明言,其 《痛饮大醉戏为试笔诗》曾谓 “我行坐笔墨,几欲投之诟”,因此,他或许确由文字官司忤触官府而遭到贬谪。

王大枢将自己西行途程及西域生活见闻著成 《西征录》一书,取潘岳 《西征赋》之意名之,可谓其遣戍生涯的见证与结晶。定本 《西征录》八卷,首二卷为西行 《纪程》,卷三《新疆》,卷四 《杂撰》,卷五、卷六 《存草》,卷七 《跫音》辑录友人诗作,卷八为赐还归程诗作 《东旋草》。

《纪程》中保留了他乾隆五十九年 (1794)作于伊犁的自序,谓 “予谪戍伊犁,途路所经,证以素所综览,随得随记。既至,又辑伊犁南北两路诸见闻,共诠次之,得数卷,总名之曰《西征录》”。卷首还有戍友蔡世恪序,落款是乾隆五十六年 (1791),说明此书非成于一时,蔡序四卷最先成书流布。迨后王大枢又将遣戍时所著诗文陆续诠次,成为新的六卷本。而 《跫音》和 《东旋草》则是在回乡后才编定加入的,待总辑著作时,仍旧沿用了最初 《西征录》的名称。

 《西征录》卷一 《纪程》所载,乾隆五十三年 (1788)三月,五十七岁的王大枢由安庆出发,踏上西行之途。同行者有同乡举人刘定行及家僮勤儿。七月十六日出嘉峪关,九月三日达乌鲁木齐,“未几至芦草沟,至绥定城,始抵伊犁之惠远城,予于是为伊犁人。……时乾隆五十三年戊申岁十月十一日也。”嘉庆四年 (1799),他始由伊犁释回,有诗 《己未八月初一,惠远城领路票回,初二日自绥定城发轫》记其事,次年四月抵家。王大枢在伊犁度过了 11 年,在生平经历具体可考的西域流放文人中,少有出其右者。

他的遣戍生活细节亦可通过 《西征录》勾稽还原。初至伊犁,王大枢被委派在印房办事,卷三 《新疆》云:“枢来伊犁,奉派印房,得见蒙古、回纥、西洋、西藏、俄罗斯、哈萨克诸部书。”次年三月,他向时任伊犁将军的保宁进呈了 《伊犁星野述》之文,因受赏识,“命入志局修《伊犁志》”。乾隆五十五年 (1790),保宁奉调四川暂署总督事务,修志之事遂报罢。然而王大枢的才华却由此得到地方官员以及戍友们的推崇,其友华振声即称赞他:“白沙挈其僮,僦屋阛闚间,卷帖充盈,左右鳞次。其学自天人性命、经子百家旁及象纬声律之术,无不博综淹贯。”

也正因此,他得以摆脱公差,开始在伊犁坐馆谋生。先是绥定城游戎刘化成聘其教子。刘化成嘉庆元年 (1796)还乡,绥定城总镇皂君保继聘其至家,“主宾师弟款洽无间”。这种生活一直维持到他赐还东归。

在坐馆教书的同时,王大枢还勤于著述。除 《西征录》外,先后完成 《古史综》、《古韵通例》诸作,惜未能传世。边城坐馆的生活为他的著述提供了时间保障,更重要的是,这种经历扩大了他的交游网络,促使其更快融入到以镇边官员和遣戍文人构成的风雅群体当中,并成为这个群体中受人瞩目的一员。

王大枢受聘皂君保家时,尝馆于其 “听荷书屋”,书屋在 “绥园”中。“绥园”位于 “绥定城总镇都督府署东偏。创始于镇台德公,至佑斋皂公接镇而扩之,益以巴蜡庙、关庙及射圃,亭台池岛水阁诸胜,每八月十五,游人入玩,管弦灯火,彻夜欢腾”。园名乃镇台德光命王大枢所起,也是他和友人固定的聚会场所:

一时交往诸彦,若李公又泉、杨公廷理、纳公中峰、徐公铁樵、陈公峻峰、蔚问亭、朱锦江、陈晓桐等时来访胜,相与磋磨学业,品剑谈诗,春水泛舟,秋宵醉月。主人皆欢忻供具,声溢九城。盖绥园兼九城之胜,书屋又兼绥园之胜。

乾隆五十九年的一次雅集,是 “绥园”众多集会的高潮,王大枢为作 《绥园宴集碑记》。碑记描写了与会者 “各拈雅韵,弄月酣歌”的景况。并藉此由衷感慨:“噫,此地本为乌孙故壤,夙为行国。何渠无人,何时无月,然自汉唐以来胜概不传也。吾侪幸享太平,托仁人之并宇,飞觞进牍,得与斯游,虽永夕常羊,谓非千秋之嘉会欤。”在这些文字中,丝毫看不出他 “侧身榛莽之间”的苦痛,反而饱含着宾主融洽、文人相惜的和谐。

洪亮吉 《天山客话》中曾记载清代伊犁地区 “迁客之贤者,则种花养鱼,读书静坐,余则亦无事不为矣”。王大枢遣戍期间的种种经历正为 “无事不为”提供了一个具体例证。乾嘉时期的伊犁,边庭安定,这不仅为王大枢创造了良好的生存环境,使他在此地找到了作为一个戍客应有的尊严与人生价值,并且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体物缘情的态度。

 

二、王大枢西域诗作的题材意趣及意义

 

王大枢的诗文作品全部保存在 《西征录》中。据袁行云 《清人诗集叙录》、柯愈春《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》所载,他尚有 《天山集》抄本二卷传世,实即 《存草》两卷的单行本。王大枢以诗书为宿业,自谓 “谈及诗书则目目闰 ”,友人也说他 “长尤在诗” 。《纪程》部分存诗 54 题 73 首,乃西行途中随行随咏。《存草》计诗 95 题 255 首,为伊犁所作。《东旋草》计 46 题 48 首。

尽管 《西征录》中亦有描写伊犁屯田农户生活的纪实之作 《老掌柜诗》,也不乏写景纪行之诗,但他的兴趣点并不在此,王大枢西域诗的题材偏好主要集中在如下两方面:

第一,酬唱赠答之作。集会赋诗、往来唱和、临别赠诗均属此类,占诗作总数一半以上,是他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
遣戍期间,每逢佳节,戍客们都要举行集会,王大枢的不少诗作就是在这种场合中写下的,如 《庚戌九日同戴员外、岳明府、陈司理、殷岫亭、富礼园、蔚问亭、何练塘、蒋锦峰登鉴远楼,次壁间原韵十绝》。鉴远楼 “在惠远城南郭外二里许,伊水之滨,碧树周围,雪峰环拥”,是伊犁胜游之所,楼间题咏甚多。此诗首先塑造了一片金秋胜景:“四围山色玉屏风,一片秋光宛在中。山似美人江似镜,落霞都作故衫红。”(其一)其次点明众人身处塞外的景况:“楼头衰草遍天长,楼外烟沙阅汉唐。百尺栏杆千丈雪,依然佳客度重阳。” (其四)与大枢共游之人,生平多不可详考,要之均为遣戍伊犁的废员戍客。重九佳节,登高望远,思乡怀归之情显然是他们强烈的共同感受,组诗的主旨也正归结于此:“肺病经年只掩扉,何人为觅蜀当归。高楼此日一翘首,便算扬州跨鹤飞。”(其三)

除了与戍友集会,王大枢也常受邀参加镇边官员的私人雅集,所作甚多。《奉陪润堂德公及晴溪高观察、自怡赵同乡泛舟绥园,引德公教》即是其一:

吴侬常枕大江流,却阻边关殆十秋。何处更逢桃叶渡,今朝端上鄂君舟。心随鱼跃依台沼,迹类查浮近斗牛。万里龙沙身一粟,暂回烟水即瀛洲。

身阻边关、迹类查浮,流露出对自己万里流放身世的回顾与嗟叹;枕流抱江、心随鱼跃,又隐含思归之情。颔联中用楚国鄂君子晳泛舟湖上之典,赞誉德光及同游友人之贤。自适与惆怅并存,正是诗人此刻的真实心境。

王大枢不止一次在诗中写到过:“九城萃华彦”(《跋陈峻峰诗稿后》)、“新疆萃群才”(《黄菊篇寿菊知张明府》),可见这些遣戍士人在边城相互倚重,惺惺相惜的感情,这亦是王大枢的精神支柱:“我行类罔两,吊影不成偶。摆迹来绥城,栖栖亦求友。绥城面首杂,欲同颇难苟。时得洗心言,才可一二数”(《人山问亭相继去惠远,……感而为诗索锦江和》)。故而,与友人们诗歌唱酬,成为联络友情、排遣孤独的最佳方式,也是他生活的重要内容。

由以上所举诸诗可以看出,这些酬赠之作,较为深刻地反映出诗人遣戍期间的群体交往、日常生活和情感律动。所谓 “诗可以群”,它们同样是群体心声的表达,是王大枢所处时代遣戍文人生活群像与主体心态的剪影。

第二,吟咏史事古迹。嘉庆元年,王大枢于 “听荷书屋”创制了 《边关览古六十四咏》七言组诗,记述上古至明代与西域相关的人物故事。在这组诗作中,除常见于历代吟咏的人物,他也将那些史书所载而前人关注较少的人事纳入诗中,如写西汉的常惠、辛庆忌:“但镇乌孙赤谷城,不难西北一方平。他时号令风雷转,只在王人掌上生。”组诗尤其热衷于对唐、宋、元、明四朝人物的描写。如写唐朝将领阿史那社尔:“新疆南路古龟兹,汉废唐兴各几时。七百余城皆画饼,空传社尔勒功碑。”此外,唐代崇徽公主、宋代王延德、元代耶律楚材等人的事迹也首次被敷衍成诗。

王大枢的这组诗作名义上描写历史人事,但又不同于传统咏史怀古诗借物抒情,其重点在纪事,是典型的 “资书以为诗”。组诗丰富的资料性在当时就得到友人杨廷理 “绠修能汲古,才富许探奇”的赞誉。六十四首诗歌按朝代编排,实际也是对清前经营西域重要人事的回顾,有一定诗史意义。

王大枢对西域古迹有着特殊嗜好,遣戍期间搜奇访古不倦,嘉庆四年东旋,专程绕道巴里坤访裴岑碑。此诗有一段长达数百字的序言,记载了他校碑所得。

诗歌正文分为三个层次。其一,交代访碑原由,王大枢初未闻此碑,至伊犁后读 《肃州志》方览碑文,后又从杨廷理处得到碑石拓本,尝将拓文与志文对照,认为两者皆有疑点,于是归途遂有访碑之举。

其二,描述古碑形制和校碑经过。这是全诗的核心:

乍见将无女娲炼,形色青苍光染淀。截铁劖铜雕玉琢,屹立空亭苔藓茜。龟趺脱落额破烂,四尺轮囷字三寸。非籀非科非小篆,倒薤悬针青玉案。鹤头虎爪身飞雁,雀屏开阖翚张扇。蛟鼍跋刺神龙战,汉隶由来称独擅。镌深亦自垂久远,泥印锥沙画犹见。敦煌太守风威振,诛呼衍王清四郡。功勒一时表世万,六行六十字贯穿。另有小行攒铁线,我以墨本相较看。 “广火 ” “寿”二字原弥漫, “域” “河” “兵” “卒”却相紊。“太”字有点亦加窜,是谁强适缁衣馆。

诗句气势流转,将自唐代韩愈以来 “以文为诗”的创作范式发挥得淋漓尽致,同时典型体现了乾嘉时期以考据入诗的创作风气。

其三,概括石碑的价值:“得见真原翻目眩,卓哉此物真壮观。……何如此物非近玩,年深笔古词兼善。”并抒发亲睹此碑的喜悦之情“而我何缘得亲面,若彼登途逢淑媛。投漆以胶油入面,喜心倒极还三叹。“裴岑碑”自现世以来,不断进入到西域诗人的吟咏视野。但如王大枢此诗之详细者,在清代西域诗中尚未之见。

要之,王大枢 《西征录》中的两类诗作,题材意趣各有不同。但都充满了生活气息,从不同角度展示出一个普通遣戍文人的本色,也为了解乾嘉时期西域遣戍文人整体精神风貌提供了独特视角。

 

三、王大枢遣戍时期文作考论:以 《天山赋》为中心

 

《西征录·存草》中收录王大枢文作 15 篇。此外 《杂撰》中的 《廉五酒坊》记载了他在伊犁与友人合伙开酒馆的始末,亦可视为一篇纪实散文。他的文作虽不多,但创作视野开阔,有政论文 《伊犁星野述》、序跋文 《刘公乙阁诗集叙》,还有暗喻遣戍情思的寓言 《巧娘传》等。这其中,《天山赋》一文最为佳制。

《天山赋》成篇伊始即广受赞誉,甚至还因此遭人冒名,成为西域文学中的一段公案。嘉庆十二年 (1807)和瑛辑纂的 《三州辑略》最早收录 《天山赋》,作者署名却作欧阳镒。另据吴丰培介绍,此文还有嘉庆三年 (1798)所刻单行本传世:“封面题为岭南欧阳梅坞著,金城邵乙园注。”刻本前有欧阳镒自识,谓:“是编脱稿后,未敢示人,戊午秋忧局京师,适皋兰邵孝廉乙园设帐姑臧,偶出相质,乙园谬谓可存,并为音注,以付诸梓。”

由于欧阳镒 《天山赋》单行本刊刻年代较早,加之 《三州辑略》鼓吹,此赋作者问题遂产生分歧。至光绪年间,诗人萧雄 《听园西疆杂述诗》在自注中两度援引赋文,亦谓是书乃欧阳镒作。吴丰培先生在 1982 年编印 《新疆四赋》时将此文署名王大枢著,但显然他对作者的归属问题还存在疑惑“王大枢为遣戍人员,而欧阳镒则宦游新地,两人身份不同,颇难互相抄袭,意大枢旅新也久,嘉庆元年尚未离新,曾游幕多处,或曾入镒之记室,代为捉刀,亦未可知。故两人均作己作而刊布,今将两名并列,以待进一步的考证。”

实际吴丰培先生此语本有漏洞:欧阳镒明言自己为宦焉支,在甘肃境内,而非新疆之焉耆。王大枢遣戍期间也不曾反辔肃州,故断无代欧阳镒捉刀之理。 《天山赋》可确信为王大枢所作,其 《东旋草》中 《无题》诗专述此事,诗序略云:

予至伊犁之三年,客有赠诗者云“天教大笔赋昆仑”。予谢何敢,以为赋天山可也,因著 《天山赋》并注,约数千余言。诸人抄写有刻板于甘省,略改数句,据为己有者。……拙作曾何足道,而亦有是为抑重可哂。巳今者行次皋兰,而刻板之人适在省,访之颇申款洽。窥此人殆非不能文者,即此一刻,亦不可谓非知己。惟是竟削贱名,并不假以注释评跋之目,无乃类齐丘之行,有伤雅道欤。

可见王大枢对 《天山赋》被剽窃之事了然于胸。序中 “刻板之人”即指欧阳镒。欧阳镒,字梅坞,广西马平人,乾隆四十五年 (1780)庚子科举人,六十年 (1795)任甘肃徽县县令,是王大枢伊犁戍友杨廷理的内弟。除了方志中一鳞半爪的线索,其生平可从杨廷理诗中了解一二,《知还书屋诗钞》中有五首诗歌涉及欧阳镒。

杨廷理集中亦有酬赠王大枢的诗作数篇,在王大枢离戍后的嘉庆八年,他尚作 《以王白沙孝廉所著天山赋及边关览古六十四咏呈将军阅定》一诗,注曰:“予与白沙交颇厚,许代刻此两种诗赋,今遇纂志,呈将军饬印房钞存备用。”杨廷理自然不会将内弟之作署于他人名下,故此赋必为王大枢所作无疑。

《天山赋》正文之外自为之注,洋洋近万言。此赋虽用天山名篇,实则以之为线索与核心,全方位描写西域的自然与人文风貌。正文部分,首先总述天山南北两路史地概况,并遵循着“博物知类”的原则,依次描写山中果木花卉、飞禽走兽、异域人物、仙灵传说,最后由包揽万物之势,挽结到对清朝疆宇之盛的赞颂。王大枢自称 《天山赋》的创作态度乃 “学步三都”,但在实际的行文中他并未步趋左思。王大枢一方面秉承了左氏 “征实传信”的辞赋观,有别于传统汉赋 “虚而无征”,另一方面也不乏浪漫之思,以虚实结合之笔,极尽 “铺采摛文”之能事。《天山赋》内容来源可以分为两个部分,除了通过众多典籍资料获取各种事实外,主要依靠自己的亲身闻见充作赋材。以下分别述之:

1参酌相关图书典籍。赋中总释山名一段:“自夫孝武启边,右臂是虔,陇西通道,焉支祁连,此之祁连,乃甘肃南山。骠骑深入,远逾居延二千余里,至祁连而还,此之祁连,即单于称天。贰师西出,击右贤王于天山,此之天山,援据古经,始属华言。窦固耿秉,出昆仑塞,击白山虏,至于蒲类海,此则白山之名,始见记载。若乃魏击柔然,其汉匿南山,南山之名,至是始沿。迨乎唐击高昌,勒碑崇冈,时罗漫之名,至是始彰。”将不同历史阶段对天山的称呼加以胪列。据自注可知,这段文字的内容取自 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通鉴纲目》诸典籍。

除了正史,其他山经地志,也在他的征引范围,如写山中走兽曰:“亦有独峰之驼,一角之麒。帝江神识,人猿儿啼。羡角端之解语,嘉獬豸之知非。” “角端”、“獬豸”均为独角兽,名多见载于典籍。天山神兽 “帝江”则出自 《山海经》一书。伊犁所处极边,得书颇为不易。饶是如此,赋作注语征引书籍达到数十种,经史子集无所不包。

2直书异域闻见。如写西域果木,赋曰:

彼夫连卷朴,山巅水曲,崖干参天。……赤柽低丛,白杨高蔟。青啼细柳之莺,红放桃林之犊。沙枣纂纂而遗香,石柏纤纤而泛馥。榹蹊储鼠雀之粮,榆叶聚蚊虻之族。核物砢萃于盘阿,沙果烂填于空谷。涔涔堕泪,医传胡律之桐落落干霄,史载松樠之木。虽琐琐之不才,亦媚灶而见储况梨梨之可口,实饤盘之所录。唯有杏而无梅,权将芦以代竹。

描写了红柳白杨、云杉胡杨等十余种植被,都是新疆特有之物。琐琐句后注曰:“琐琐木,叶如鸟爪,曲梗粗理,惟可薪炭。”“梨梨之可口”句后又注:“土人呼物每双声,如呼牛曰牛牛子,呼梨曰梨梨子,识此聊见方言。”显系作者生活中实际所见。

他也将一些轶闻传说写入赋作,如 “雪兽示迈往之踪,雪鹰唤迷途之返”句,注云:“冰梯中有神兽,非狼非狐,行旅晨视其踪之所,往循而践之,不致迷途。又有神鹰,一迷途者辄闻其声,往即之必归正道。”这段充满传奇性的故事,为全文增添了几分神秘感。总之,不论是征引典籍,还是直陈闻见,《天山赋》均秉持着虚实相间的叙事原则。

《天山赋》乾隆五十六年即已撰成,此时距王大枢来新疆不到三年。尽管时间并不短,但此赋所具有的体物大赋的规模与容量,出自一个此前从无西域经验的普通文人之手,其赋才依然令人惊叹。个中原因,除他本人博学多才外,也与 《西征录》的写作紧密关联。前已叙及,《西征录》前四卷正成书于本年,《天山赋》中大部分内容,都能够与之互相印证。

如赋中写天山冰雪一段谓:“若乃穷年积雪,竟体凝冰,千岩刻玉,万壑雕琼,冰梯嶻嶭,雪海瀴溟,沆漾皛溔,通透珑玲。”注云:“伊犁往南路中途有冰梯,上下百里,奇险万状,有雪海深广莫测。”所云之冰梯,在伊犁通温宿的穆素尔达坂间。卷三 《新疆》曾专载此道:“穆素尔达坂,译言冰山也,在伊犁回疆接壤,为南北两路往来必由孔道。其山竟体皆冰,玉岫银峰。……陡绝处则有冰梯。”写雪山消融之利谓 “不藉滂沱之毕,何关鲊答之风”。注曰:“蒙古回部皆用鲊答求雨,鲊答乃牛羊野畜腹中所生,坚如石,大如鸡卵。”卷三对此物亦有详细介绍:“蒙古及回疆地方多珍砟答 (原注:一名鲊答,一名札答,音转也)。砟答非骨非石,打破层层生于牛马驴羊诸畜腹中。……蒙古之喇嘛、回民之阿浑有能以术用此者。其人名曰砟答气,用之祈雨则以柳条系浸水中,淘漉玩弄即雨。”两相参照,能够对西域的自然概况、民俗风情有更加深刻的了解。可以说,《西征录》的成书过程,也为 《天山赋》积累了丰富的素材,让王大枢写作此赋时对各种材料信手拈来,并得以将历史与现实,耳闻目见与典籍所载协调地融为一体,达到文史兼美的效果。

单从文学艺术角度来考察,《天山赋》以传统大赋的丰美笔力关照异域风情,仍然是其不可忽视的亮点所在。写西域之水,言辞秀美瑰丽:“况其远势所兼,大局所含。崩云畜岸,坠露澄潭,汇淖尔之八九,名海子者二三。深涵雪乳,倒浸晴岚。秋光写练,晓镜开奁。市浮潭沲,岛露岈山含 ”。写天山山势之情状,则气势磅礴:尔其山之为状也,则如龙如虬,如沉如浮。鲸呿鳖掷,风骇云流。聚如矢束,散若丝抽。平行若絚,曲转如钩。直奔九虎,横回万牛。剨然中断,决起仍投。烟中飘渺,物外雕镂。……又况苍霭缅邈,寒云参错。乍阴乍阳,可惊可愕。奇峰每擘絮将飞,怪石直粘天而不落。朝旭则黄金射牓,暮霞烘则胭脂染萼。此赋几乎通篇采用骈偶句式,间插散体,笔法错落有致、自然妥帖,又体现出赋体文 “词必巧丽”的创作技巧。

毋庸置疑,以 《天山赋》为代表的一批边塞赋作的出现,也是清代国家一统、文修武治的象征。因此在赋作结尾,王大枢亦不忘带出这一主旨“皇清天覆地载,雷动风驱,无远弗届,万物归并育之中,四海在邦域之内,雕题凿齿重九译以来王,乌戈黄支验三阶而款塞。……狼弧西射宁需薛箭之三,宛马东驰焉用李师之贰。七十二家所未闻,二十一史所未志。”然而,此赋对于异域景观精心刻画所带来的新鲜感,又在一定程度上消弥了传统赋作这种 “曲终奏雅”的模式。在诗歌与游记之外,以其所具有的历史、文化与文学等多重价值,突显出以赋作摹写西域风物的文体优势。

 

今人杨镰先生 《流放的诗人》文中有一个论点,他认为流放西域的苦难历程是一个文人成长为真正诗人的必要条件。这具有一定启发性。有清一代,因事遣戍新疆者不可胜数,他们对待这段经历的态度却相反。一种人出于各种原因,对此讳而不谈。如道光年间的蒋因培,《海虞诗话》谓其曾遣戍新疆,而其 《乌柏山房诗存》中无一首西域诗。同期的周沐润,也曾贬至新疆,他的 《柯亭子诗文集》等著作按年编排,保留完整,亦无一语涉及西域者。另一种人则将遣戍生涯当做宝贵人生经历而欣然面对。王大枢属于后者。他的人生因遣戍西域而改变,但这段人生也使他文史留名。正如其同乡状元赵文楷赋诗所赞“万里生还疑梦寐,十年远戍历凄凉。身经翰海风霜苦,赋就天山格力苍。”从文学创作的层面来说,王大枢的不幸也是他的幸运。

作者单位新疆师范大学文学院) 







全12季生活大爆炸 1080P高清,中英字幕,百度云下载地址,网盘链接

http://myblogfree.com/?p=6567

“西部世界 完整版下载地址”1-2未删减版 1080P高清 中英字幕

http://myblogfree.com/?p=6550

“十二季生活大爆炸”下载地址
112.226.149.255 on 2019-08-02 23:16:34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
最后一个男人720p”中英双语字幕 1-4季(完结)百度云下载地址

http://oldtimeblog.com/6323.html

2016“绝命后卫师 下载地址”“绝命后卫师720P高清下载”“绝命后卫师百度云”

http://myblogfree.com/?p=6596

2010“谈情说案
112.226.149.255 on 2019-08-02 23:02:54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
2016“小丈夫1080P 高清无水印 下载地址”43集 俞飞鸿/杨玏 小丈夫

http://oldtimeblog.com/6331.html

“新三国演义”1080P高清无水印 95集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 陈建斌 于和伟 陆毅

http://myblogfree.com/?p=6609

“最后一个男人720p”中英双语字幕
112.226.149.255 on 2019-08-02 23:02:03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


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
评论名字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验证字码: 验证码